中華民國 110 年 9 月 22 日

 
   
  標題符號2015年
  標題符號2014年
  標題符號2013年
  標題符號2012年
  標題符號2011年
  標題符號2010年
  標題符號2009年
  標題符號2008年
  標題符號2007年
  標題符號2006年
  標題符號2005年
  標題符號2004年
  標題符號2003年

本認證圖示係由生策會授予獲選「國家品質標章」項目之識別標記,旨在表揚優良健康產品或醫療護理服務,並作為民眾消費識別。惟本認證圖示並非為該獲選單位自身網站刊載內容背書,而民眾對於醫療、衛生保健等相關產品與服務資訊,仍應與專業人員當面討論,以保障自身權益。
最新消息
葉宇泰
 
2007.02.02 九十六年度風險管理通識課程表
 
  『溝通不良』是造成醫療錯誤的主要原因之一,因此『有效的溝通』為病人安全工作執行上十分重要之課題,2006年美國評鑑機構聯合會(Joint Commission on Accreditation of Healthcare Organization; JCAHO)亦將『溝通』列為病人安全目標之一(Goal 2:Improve the effectiveness of communication among caregivers. 目標二:提昇醫護人員之間溝通的有效性),而在本院96年度第一次全院暨單位風險管理師聯合討論會中即以此為主題,除了由葉宏軒主任簡報介紹有關『SBAR』相關內容外,並且在 詹廖明義總院長的課後出題及指導下,讓全場與會同仁們實際模擬了一次『SBAR』的應用作法以及更深入了解『SBAR』真正之意涵與目的。

  在醫師、護理人員與醫技人員等組成的專業健康照護團隊之中,可能會因為每位專業人員彼此間的個人風格、性別、認知、教育背景、過去經驗、文化、壓力、工作疲勞與社會階級等因素的差別,而導致在溝通上無法確定主題點與達成共識,因此造成溝通不良,其中特別是護理人員,要面對與同為護理人員之間、與病人之間以及與醫師間的複雜人際關係溝通網路中,然而護理人員在健康照護團隊中是為病人照護的主力之一,若有發生溝通不良上的問題勢必造成病人安全之隱憂,而所謂『SBAR』即為一種有效改善溝通的方法。

   『SBAR』即為Situaiton(狀況),Background(背景)),Assessment(評估), Recommendation(建議)等的縮寫,於2002年由Dr. Michael Leonard所提出,目的是希望藉由「標準化」、「結構化」的溝通模式,得以改善醫療人員間的溝通,讓人員間能提供即時與正確的資訊,並進一步結合團隊資源管理的概念來提升團隊的效率性、即時性與作業成效;而在實務上則可運用於:值班之交班、病人轉換單位之交接、特別護士(看護)之交接班、病人院內運送或轉院之摘要、異常事件報告、案例討論之記錄與電話之諮詢等;至於有關『SBAR』其中分別涵意,以下則就護理人員與醫師間之溝通為例概略描述如下:

  一、 Situation指的是”what is happening at the present time?”,也就是”發生了什麼事?” 在溝通上的重點為,
    (1)表明自己的身分與單位;
    (2)聲明病人的姓名與床號;
    (3)想要溝通的問題與傳達的情況。
  二、 Background指的是”explain circumstances leading up to this situation”,也就是”病人的基本資料”,在溝通上的重點為,
    (1)說明病人住院的日期與診斷;
    (2)簡要的病史;
    (3)到目前為止的治療情形;
    (4)病人最近的生命徵象數據;
    (5)所觀察到的改變狀況或檢查數據。
  三、 Assessment指的是”what do you think the problem is?”, 也就是因”目前的資料顯示”所作的專業評估,例如:”我認為這問題可能是心臟、神經…..等的問題”。
  四、 Recommendation指的是”what would you do to correct the problem?”,也就是”需要做什麼…”,是建議後續處理措施或方向、並想獲得授權處理,例如:”是否需要做CXR的檢查、或建議轉去ICU…..”等建議。

  在經過葉宏軒主任介紹完『SBAR』內容後,即由 詹廖明義總院長現場出題,請與會之風險管理師依題目所指定之發生情況進行小組討論後,以分組報告方式嘗試以『SBAR』方法模擬如何做到『有效的溝通』;經過各組熱烈討論後,各組皆派出代表上台模擬演練,並請 詹廖明義總院長與葉宏軒主任擔任評審及模擬的溝通對象,各組均依『SBAR』各步驟內容進行說明與溝通,希望善用『SBAR』之方法而能獲得『有效的溝通』。

  最後,經過兩位評審評定後也選出了最佳組別代表並頒發獎品以茲獎勵,詹廖明義總院長表示,『SBAR』方法之運用就是為了要達到『說清楚』、『講明白』的目的,讓醫療人員間依據真正發生的事實陳述與醫護專業上之估評,完整的作到『有效的溝通』,並間接地鼓勵在病人身旁最近的護理人員能充分運用『SBAR』方法,使病人能獲得最即時性的照護處置,避免可能產生的病人安全問題,進一步提升醫療照護之品質。

96年度第一次全院暨單位風險管理師聯合討論會 -『SBAR』溝通模式 96年度第一次全院暨單位風險管理師聯合討論會 -『SBAR』溝通模式
 
96年度第一次全院暨單位風險管理師聯合討論會 -『SBAR』溝通模式 96年度第一次全院暨單位風險管理師聯合討論會 -『SBAR』溝通模式
 
     
回仁愛醫療財團法人回首頁
大里仁愛醫院:412台中市大里區東榮路483號十樓 04-24819900轉11996、11992 台中仁愛醫院: 400 台中市中區柳川東路三段36號 04-22255450
05/14/2007
仁愛醫療財團法人版權所有